御风清面兽

学会

是我,稻草人{杰佣}

稻草人奈布x庄园主杰克

预警!!!!极度ooc!!!!!!!!

不是杰园!!!!!!!!!

写的第一篇杰佣文,也是特别喜欢这个cp了。这章是听《是我,稻草人》所产的一篇粮。

  01

我从未真正的活过,甚至连可以称作连真正的肉体都没有。稻草做的身子何谈肉身呢?我也早就明白橡我这种卑微身份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如果你愿意了解我的故事,请听我道来,请耐心些。

虽然我是用稻草做的身躯,但是我有自己独立的意识,有可以辨别坏人好人,辨别那些坏乌鸦的能力。虽然我被禁锢于草莽间,但是我至少可以大声歌唱来赶跑那些坏东西。每每看着乌鸦仓皇飞走的蠢样子,我总是放声大笑,那时候就算你是在庄园的最西边,也可以听见那些大笑声。

我一生有两个主人,第一任主人是小杰克的父亲,也就是老杰克。哦哦不,我忘了给你们介绍小杰克,他是我第一任主人的儿子,也是我的第二任主人。第一任主人我并不了解,因为他几乎就可能认为我是一堆会唱歌的稻草,虽然这是事实。

但是小杰克不一样。

我还仍记得那天是个小雨的天气,天气并不好,但是我的第一任主人喝了不少威士忌,并在月光下放声大唱。这可是在我看来很少见的。庄园内一片欢声笑语,我明白了庄园内发生了一件大喜事,从主人月色下的歌声中,我明白了一件事:

小杰克出生了。

尽管我有些嫌弃老杰克,但是对于他有一个儿子还是很高兴。其实更多的是为一个新生命的诞生而高兴。那天夜里,昆虫伴奏下,我还是小声(为了不吵醒小奈布)地唱了一首歌和花园里的小动物们一起庆祝了。

小杰克慢慢长大了。

其实我真正见到他时,小杰克连认都认不到人呢。那天与他出生的天气不同,是大好的晴天。依稀记得是庄园主妻子将他带出来散步。是阳光,准确的是一洒阳光就像喷水一般地散在他金黄的头顶,那是我最喜欢的颜色,暖暖的,就像太阳。直到爬墙虎的清新植物味顺着风飘了过来,我才恍过神来。对了,还有他的眼睛是蓝色的,但是的眼睛我却不怎么喜欢,里面就像有雾气一样,雾蒙蒙的。但是总得来说就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孩子啦。

直到杰克初长为少年,我们才真正地互相见了一面。

当时我正在唱歌,当天可能是风声太大,虽然身子被吹得摇晃不定,但是歌声传得特别远。当时小杰克见到我时,(也不能说他小了,他已经有他父亲矮一个头的身高了。)他那双湛蓝的眼睛满是惊讶。我也感觉有些迫窘,对于杰克的到来感到诧异的同时也还是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他双颊有些微红,腼腆地也朝我一笑。颇有兴趣地在我身旁坐下。那次是人类的皮肤第一次接触我粗糙的木杆手,暖暖的,很柔软。他握住了我的手说道。

“你的歌声真好听。你好,我叫杰克。”

初识就那么美好,我怎会不知道此时的我心情的激动与由衷的高兴。

“你好,我叫奈布。”

从那天起,你开始在我旁边叙说自己的故事,吐露自己的心声。我们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我也曾好奇地问过你作为庄园主的儿子为什么不去学管理庄园。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你脸上的迫窘,你开玩笑地拍了拍我的肩说你是个笨小子,所以父母心疼他不让他做。那时的我也开心地大笑,却没注意到你眼中的落寂与忧伤。

后来,你觉得我只能被禁锢在一个地方实在太过可怜。你求你的父亲为我做一双腿。当时我的身体已经残破不少(这些都是那些渡鸦的错。),你的父亲望着你期待的眼神,轻叹一口气,为我做好了一双腿并修补了我身体的残缺。

我站起来的那一刻。我便明白了一件事:

是杰克给我了重生。

但是当我展示给你看我的双腿时,你却哭了。你死都不让我把你挡住脸的胳膊拿下来,你说苦尽甘来,一切都会变好的。

在此之后,我迫不及待地与你四处冒险:走到庄园之外的世界。每次我们都会瞒着你的父亲四处疯玩。

我们在夕阳下放声歌唱,那时候你最爱我的歌声。

我们披星戴月相拥而眠,我总爱为你唱安眠曲入睡。

我们戴着美丽的花环,一起放声赞美自然的美妙。

我们穿过涓涓细流,你白皙的小脚踩着细沙,你对我说你是最快乐的。

我们穿过山谷茂密的树林,你手持一个小型的鸟窝,头发弄得也像鸟窝一样。

我们坐在干枯的树木,你有些小心翼翼地踩着树枝,目光却钉在了远方的夕阳。

我们穿过岩石小径来到野岭峰,你站在悬崖边大喊,我们是最快乐的。

我们是最快乐的。

时至现今,我都相信这句话,从不怀疑。

我相信,我们在一起永远都是最快乐的啊。

03

当然为什么我现在被废弃于仓库里的那件事我还未提起。

那天的风很大,就像我们初识的那一天。那时的你已经是一名青年了。与我在一起的日子愈来愈少,就像海水冲刷细沙一般,我不知道你和我的情谊还剩下多少,是否已经被巨浪给吞噬了吗?

 那痛哭,那焰火,那地狱。

那天的庄园就像燃烧的稻草,空气中噼里啪啦地响起火舌吞噬农场的声音。老天爷真是狠心呢,风刮得越来越大,火势变得愈加嚣张,害人性命。我不知道我当时是不是太蠢了。我在头上浇了一盆凉水直接冲进火场,我不管我还要不要命。

我只想要你。

稻草做的身躯,仍在劲风中伫立难抑,晃动不停,摇晃不定。火舌勾住了我的胳膊,将我拼命地往地狱里拉。我不想挣脱,也不想逃跑。

因为地狱里有你。

当时的你湛蓝的眼睛变得不再是单纯的湛蓝,你的双眼被火光染成了红色,变成了深不可测的红色。我拉起已经软了身子的你,正向门口跑去。

或许这样也还是很美好,毕竟我们在一起。

但是老天爷不会那么善良。一根门梁改变了你我的命运。门梁左边,是通向大门的生命之路。门梁右边,是通向地狱的无返之门。你在门口,红色的双眼透露着迟疑。片刻,你决绝地冲出大门,连一个怜悯的眼神也没有施舍给我。

我绝望地在火场中依旧思考为什么你会那么绝情。但是不容我思考。我躲进了厨房排水管地下的柜子,瑟瑟等待死亡的到来。

第三次了,老天怎么会那么简单地让我死去呢?

火势被控制住了。厨房那块并没有被烧到。

老杰克,老杰克的妻子都死于这场火灾。

你变成了新一任的庄园主。

你来到柜子前,你打开了柜子,看见了我最难堪的样子。你冰冷轻蔑的眼神真正刺痛了我的心。

“你还活着?”

你绝情的双唇吐出的字句我甚至都听不清,我唯一的意识在听见那句绝情至极的话后,便没有了。

“我已经和艾玛小姐订婚了,呵…….”

在黑暗中,

我不断徘徊,

我不断碰壁,

我不断需找光明。

但是我找不到了,

我找不到我的光明了。

我再度醒来,置身与那个废弃的仓库。我发现我再也唱不出那响亮的歌声了,我变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随时间的流逝,我也曾问过我的歌声究竟去了哪儿?是否还存在在他的记忆里?但是我慢慢心灰意冷,我又明白了一件事:

我已死亡。

我的神啊,他抛弃了我。

杰克,杰克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我才是最绝情的那个。

我明明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稻草人,依旧用荒缪的谎言欺骗自己。

我是你的哥哥,但我的母亲却是妓女。

你的父亲从来就看不起我,甚至从未给我一个像样的身份。

我贪图你家的财产。

我知道你是一个半盲人,却依旧想带你去冒险,看着你死于意外。

可是后来我爱上你,

是我放火杀了那个狗娘养的庄园主,这样你就可以继承庄园,这样就没有人阻止我们在一起了。

但是我深深地知道,

我拿去了你的半条生命。

我看见你的眼神变得冷酷无情,深不可测。

你变成了一位名利双收的成功人士。

你利用婚姻巩固自身的政治关系。

你利用财富收卖人心,做尽坏事。

但是这对于我来说,都没有关系。

但却可以令我痛苦一辈子。我折断了你的翅膀,期盼时间能愈合你的伤口。

事实是你变得更加强大了。就像骨头骨折后会变得更粗。有了教训,来以防之后的伤害。

同时我也看见了你的幸福。

我透过残腐的木板,

看见你成婚立家的热闹,

看到你初为人父的喜悦,

看到你满头银发的变化,

看到你生命老去的衰败。

我想,

能陪君度过一生,

即能心满意足罢。

清泪落地,

往事化虚。

是我啊,稻草人。

我恨你。

我爱你。

03

封尘已久的仓库大门大开,苍苍白发的老人在灰尘中泪流满面。

他轻搂住稻草人的身体,却唤不来他一丝神识。

04

春天的田野里处处是惹人鼻头发痒的花粉,金发青年寻到花丛中央,又忍不住呛了口气。

  稻草人猛地睁开了他紧阖的双眼,随即又闭上。

 “今天又去哪儿了?”

  “巫谷,听说那边有女巫,可以让人许愿并且在特殊时期让人实现愿望甚至还可以重返旧时光呢。今天找了一个女巫许愿,虽然感觉橡个江湖骗子,但是还是许了愿。”

“你许了什么愿望?”

“嘿嘿,不能说,一说就没有效果了。”

“真拿你没办法。”

-END

结尾杰克抱着奈布,老杰克穷尽一生去忘记他,却痛苦了两人一辈子。